时吟,顾从礼

第二十五章旁观者清

等赶到医院监控室的时候,时吟已经失踪了一个多小时。

顾从礼鹰眸紧紧盯着电控室的画面,他看到时吟步履蹒跚的从医院走出去,走几步要停一下,忍受着巨大的痛苦。

看到这一幕顾从礼紧握双拳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温度。

直到时吟走到医院外面,上了一辆公交车,消失在监控画面内。

"那辆公交途径哪些地方?"顾从礼眼睛一直盯着最后的画面,冷漠开口问。

徐北立马用最快的速度查询,把手机拿给顾从礼看:"这辆公交主要是途径一些小区,居民楼,最后一站是墓园。"

墓园?!!

顾从礼眼神一闪,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只说了一句话:"马上去墓园。"

时吟一下车直奔姑妈的墓地而去。

墓园内寒风习习,周围廖无人烟,异常空旷,只有数不尽的墓碑矗然耸立。

时吟打了一个寒颤,站在姑妈碑前。

"姑妈,对不起,这次我没给你带你

最喜欢的紫薇花。

她的手轻轻抬起,隔空抚摸着姑妈照片:"姑妈,你昨天来看我了吗?为什么不多留一会儿,瑜瑾真的很想你。

"姑妈,我该怎么办?

时吟看着姑妈的照片喃喃自语。

等顾从礼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一个穿着病服,身体异常单薄的身影站在一个碑前。

他停下脚步,心逐渐回到原位。

看着不远处的时吟,顾从礼突然感觉他们像是隔着两个世界,时吟把所有人都排除在她的世界之外。

这样孤独的时吟,突然让他觉得心隐隐作痛,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无法割舍掉时吟了。

缓步走到时吟身后。

脱下身_上的衣服轻轻披到时吟身上。

突然的举动惊醒了时吟,她看着身上的衣服,转身往身后看去。

只见顾从礼正用一副她不懂的神情望着她。

这是她第二次看见顾从礼用这种表情看着她,第一次是在她刚刚醒来时。

她垂下眼眸避开顾从礼的目光:"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

顾从礼沙哑着嗓子:"不要以为只有你是天才。

时吟心里悲楚,她从来不是天才。

顾从礼朝四周看了看,最后看着正前方的墓碑:"为什么要来这里?"

"我昨晚梦到姑妈了。"时吟眼神也落在碑前,微微开口。

"她说了什么?"顾从礼追问。

脑中回想起时吟在比赛前,姑妈跟他说如果敢和时吟离婚她就死在自己面前时那决绝的话语。

时吟不就是跟她一样吗?都是这么孤注一掷,还真是亲戚。

"她说自己要走了。"

说着,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。

顾从礼再次看到时吟在自己面前流泪,比上一次给他的震撼更大,时吟的泪水像是一滴滴滚烫的水珠,烫的他心口发痛。

上前轻轻把时吟抱在怀里:"别害白。"

突如而来的温情击溃了时吟最后一层保护壳,良久以来独自承受的不安,酸楚,痛苦一下喷泄而出。

不一会儿,顾从礼只觉得肩膀的衣服湿了一大块。

站在远处的徐北见此转过身去,下意识在心里叹息。

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

李总明明心里早就了时吟小姐,却没有认清,两人弄到最后还以离婚收场。

良久,一股寒风吹来,时吟在顾从礼怀里微微发抖。

顾从礼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,时吟的身上不知何时变得滚烫。

"时吟,时吟。"

他摇了摇时吟的身体,低声在耳边轻喊。

时吟没有任何反应,顾从礼彻底慌了,一把将时吟打横抱起,快速往外"徐北,去医院!"

为了持续发展,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.cn,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,微博,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,在此谢谢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