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吟,顾从礼

第八章你喜欢我吗

时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老宅的。

回去的路上,她看到大荧屏播报着新闻:"人工智能计算机以4:0战胜欧洲国际围棋冠军!"

时吟眼尾发红,她知道自己可能很快就无用了。

回到家。

房子里都是姑妈生活的痕迹,更让时吟觉得形单影只,满室的寂静像是要将她吞噬。

房间里面摆放着很多她之前得奖的奖杯,都被姑妈擦拭的异常干净。

时吟吃了药,又拿出很多酒,大口喝酒麻痹自己,放肆异常。

此时,门铃声响起。

时吟起身,穿着随意的打开房门。

就看到宋以泽一身黑色大衣,眉目俊秀,有些惊诧的站在门外看着她。

他是时吟以前的对手,两人曾经多次对局。

宋以泽看到时吟浑身酒气,一脸狼狈的样子,愣了一下。

距他上次看到时吟到现在不过一年时间,当时她明艳夺目,怎么会变成这样?

"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国外比赛?"宋以泽问。

时吟手里还拿着酒瓶,喝了一口,满不在乎的回答。

"休整一周,有事回国了。"

宋以泽看她如此形态直皱眉,声音有些严厉。

"你这个样子,怎么拿下决赛冠军?"

时吟往里面走,指着摆在地上凌乱的棋局道:"我一直在练,你要来下一局吗?"

宋以泽看到地上酒瓶、棋子乱放,满地狼藉,蹙眉。

"我不和醉鬼下!"

时吟听此,醉醺醺的坐在地上,喝着酒,继续一个人下着棋,一边说:"那你走吧。"

宋以泽没有离开,反而几步上前,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酒瓶,将她抱起,往浴室走去。

时吟吓了一跳,挣扎:"你做什么?"

"让你清醒清醒。"

宋以泽把时吟丢进浴室,然后打开喷头,冰凉的水瞬间淋在时吟的身上,

时吟被冻的直哆嗦,然而心里却痛的无以复加。

站在花洒下面沉默不语。

宋以泽也不问,看她清醒了,拿过一旁的浴巾包裹住时吟,把她放到床上:"好好睡一觉,明天,我给你特训。"

说完,打算起身离开。

这时,时吟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:"宋以泽,你是不是喜欢我?"

宋以泽眸色一怔,拉过一旁的被子帮她盖上:"你想多了,我只是不想看到一个天才废掉。"

时吟听罢,慢慢放开了他的手,眼尾夹泪:"是吗?所以说这个世上,真的没人爱我。"

说完,她闭上了眼睛。

眼前是二十年前,她才五岁。

当时,她父亲出轨后,离开家,她追出去。

程父蹲在地上温声对她说:"对不起,爸爸不能带你走,你阿姨她不喜欢别人的孩子。"

说完,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,不再回头。

时吟在后面看着程父的背影逐渐消失不见。

等她回去,发现家里的房子冒着浓烟,她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葬身火海。

一日之内,她成了孤儿。

……

翌日。

时吟起来,发现家里已经被整理干净,桌旁放着早餐,宋以泽站在墙柜前看她以前的奖杯。

看到时吟出来,宋以泽回到餐桌:"吃了早餐,我们就去麒麟棋社。"

时吟点头:"谢谢。"

吃完早餐,两人从房子里面出来。

时吟一眼就看到顾从礼站在车旁,幽冷的眸光落在自己身上。

"难怪答应的这么爽快,原来早就找好了下家!"顾从礼看到时吟身边的宋以泽,冷声道。

宋以泽也看过国外报道,听到顾从礼这话,觉得两人根本不止上下属关系这么简单。

他淡声开口:"李总,幸会,我和时吟还有事要处理,就不打扰你了。"

说完,就要带着时吟离开。

顾从礼却忽然抓住了时吟的手:"答应我的事,这么快就忘了?你不是记忆非凡吗?"

时吟手一僵,才想起来,今天要去离婚。

她第一次发现,原来过目不忘的自己,也会忘记东西……

为了持续发展,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.cn,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,微博,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,在此谢谢了